News

百年时间囊于卫理公会直落亚逸礼拜堂修复工程中出土

出土文物印证了卫理公会长久以来在新加坡的敬拜

华人卫理公会直落亚逸堂取出了百年时间囊

当卫理公会直落亚逸礼拜堂的会众获知位于直落亚逸街235号的教堂地底下埋有一个百年时间囊而且还成功被挖掘出来,都很兴奋。该教堂目前正在进行修复工程。

时间囊里的文物包括一本英国圣经公会赠送的中文《圣经》、一本1921年出版的美以美会《法规》(现改称为联合卫理公会)、一本1919年出版的袖珍型圣诗集、一份1923年美以美会马来西亚大会的会议记录、当时的报纸包括《海峡时报》和《新加坡自由西报》,还有其他一些文物。(完整列表见侧栏。)

时间囊所在之处,一部分被大理石牌匾阻挡住

时间囊为一个长300毫米、宽300毫米、高50毫米的扁形铁盒,于2024年2月7日成功被挖掘出来,现场目睹者有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会长吴乃立牧师、直落亚逸礼拜堂的主理牧师许立欣、直落亚逸礼拜堂的长执、文物保管委员会代表,以及保护新加坡重要古迹和遗址有关当局的顾问。

挖掘工作在当天早上10点开始,先由吴牧师作一个祷告,他说:“感谢赞美上帝,让我们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就是华人社区当年所宣告的。我们为着他们的忠心、使命感,以及甘心的服事献上感恩。“

从内墙挖掘时间囊以解决被外墙大理石牌匾阻挡的问题

新加坡卫理公会会督黄昌荣博士发表声明说:“时间囊将我们与我们的根联系起来,让历史变得栩栩如生……我相信我们的发现将有助于加强我们对过去的了解,并帮助我们珍惜我们丰富的遗产。”

位于直落亚逸街和丝丝街的直落亚逸礼拜堂由双迈(Swan & Maclaren)所设计,那是20世纪初新加坡最著名的建筑公司之一。教堂建筑物于1989年被授予国家古迹保护勋章。直落亚逸礼拜堂由宣教士韦斯特医生(Dr Benjamin West)创立,今年庆祝建堂135周年。这座四层楼的建筑在当年曾经是该地区最高的建筑物,在日本占领时期曾是近300人的避难所。直落亚逸礼拜堂是华人年议会下最古老的华文卫理公会,有福建音崇拜、华语崇拜和英语崇拜。

卫理公会直落亚逸礼拜堂修复前位于直落亚逸街235号的教堂。

发现时间囊的存在

直到最近,教会会友都不能确定时间囊的存在,大家都听闻有个时间囊但无人晓得其准确位置。当一个由教会成员及义工组成的委员会在为修复后的教堂内正在建造的历史走廊搜集资料并策划文物时,发现了一则刊登在《马来亚星期六邮报》上有关时间囊的报道。该报道指出,在1924年1月9日的奠基仪式上,时间囊被封存并埋置在地基墙上。

直落亚逸礼拜堂的承包商Topzone E&C有限公司使用了超声波和金属探测器探到盒子的位置。礼拜堂的长执认为教会的百年庆将是挖掘时间囊的最好时机,于是便制定了挖掘盒子的计划。不可思议的是,修复工程因冠病疫情被大大延误,使得时间囊的挖掘刚好发生在教会的100周年里程碑上。

承包商是在考古建筑顾问MAEK 咨询公司的指导下挖掘盒子,该公司的技术总监王冲云先生负责监督此次的挖掘过程。他解释说,挖掘的过程花了几个小时,因为盒子没有像大多数时间囊一样放在保险库中,而是被大理石牌匾挡住部分。该牌匾是为了纪念奠基石的铺设, 被镶嵌在教堂五脚基的墙上。最终盒子是从内墙挖掘,以防破坏大理石牌匾。

初次打开时间囊,一窥里面的文物。

时间囊的文物见证了卫理公会在新加坡的丰富历史

时间囊出土后在湿度水平受控制的干燥箱里置放了一周,才在2024年2月14日由王先生在教会于威莎路的临时聚会所被打开。其中最重要的文物数《美以美会法规》的副本,为卫理公会现在通用的《法规》的前身。新加坡卫理公会于1968年取得自主(成为马来亚年议会),又于1976年分家成为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和新加坡卫理公会。

令吴乃立牧师最高兴的是找到诗歌集,因为它代表了基督徒生活里重要的一环,就是敬拜。他推测袖珍型的诗歌集让会众能拥有自己的诗歌本,可随身携带上教会,也可在家中使用。“老一辈的信徒大多数不识字,他们从这些赞美诗中学会了读汉字,时间一久也能够记住这些诗歌。”

与吴乃立牧师(左一)一起研究中文《圣经》文物的有(从右起)直落亚逸礼拜堂主理牧师许立欣,直落亚逸礼拜堂平信徒领袖陈树霖教授以及教会执行委员会主席陈华如。

(左) 时间囊里手写的中文声明,记录了1924年1月9日直落亚逸礼拜堂(直落亚逸街235号)的奠基仪式。(右) 于中国福州印刷的中文《圣经》内页。

吴牧师说:“我感到同样兴奋的是,我们今天的情况并没有多大不同。我们仍然根据《圣经》、礼仪书、《法规》、诗歌集等时间囊里所见到的文件坚守这些重要传统。”举例来说,马来西亚年议会财务委员会的会议记录反映了今日各个年议会的运作。“早在100年前,教会事务便已经如此清楚被阐明和组织起来,这种从我们祖辈开始的问责感构成了我们卫理公会的遗风。”

财务报告中提到英华学校、美以美女校和美以美男校(位于马来亚),显示了卫理公会学校与教会之间的密切联系。

初次打开时间囊,一窥里面的文物。

时间囊里的文物最终将被展示在直落亚逸礼拜堂原址内地面层的历史走廊给公众参观。占地232平方米的历史走廊将在2025年一月份修复工程完成后开放,届时恰逢教堂的100周年庆。

时间囊里的文物

 

  1. 一本在中国福州印刷的中文《圣经》,由英国圣经公会赠送。
  2. 一本1784年出版的美以美会《法规》中文翻译本,内容涵盖历史和教义;翻译于中国福州完成。
  3. 一本1919年出版的圣诗集,包含礼仪文和409首赞美诗。
  4. 1923年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年议会的会议记录。
  5. 1923年马来西亚年议会年中会议财务委员会的会议记录。
  6. 几份本地报纸——1924年1月8日的《海峡时报》及同年1月9日的《新加坡自由西报》。
  7. 美以美会的礼仪册子,内容包括圣餐、丧礼、婚礼、崇拜程序的礼仪文(第二件文物的一部分)。
  8. 一份中文手写声明,记录了1924年1月9日直落亚逸礼拜堂(直落亚逸街235号)的奠基仪式。

时间囊里的文物。

直落亚逸礼拜堂文物委员会顾问陈树霖教授说:“时间囊见证了19世纪末登陆南洋并归信上帝的早期闽南移民的信仰和韧性。他们的生活受基督信仰的正面影响,这信仰是由早期西方传教士传给他们的。”

直落亚逸礼拜堂有划安置一个新的时间囊,作为教会未来会众的传承。

Lianne Ong为卫理公会期刊Methodist Message的主编。照片由MCS传媒的Dominique Wang提供。

Menu